望长安

拾遗录——夏达

1.

       十岁生辰,父亲送了她一头猞猁。

       她唤它做“阿豹“,能吃能睡,见人就咬。她父亲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,宫婢们却紧张得很:若是冲撞了哪位贵人,小主子左右是无事,她们有几条命可罚?索性寸步不离的看着……小姑娘倒比往日更不得自在。
她自己倒是没所谓,成天在宫婢们惊恐的目光中跟阿豹互咬。她想阿豹长大了是可以跟她去狩猎的,没人教它怎么行?它这么小,肯定没跟娘学到什么本事。
       它娘会不会想它呢?小姑娘迷惘的想……大概是不会的吧?
       就像她每日把自己关在房里的娘亲,即不爱见它,也不爱见她。

2.

       小姑娘十二岁时,除了逮雀儿吓宫婢就只能闲得磨牙的阿豹已经很胖了,胖到偶尔瞥见它的太子爷都没认出这是自己送给女儿的猞猁。
       深感面上无光的小姑娘自此三天两头带它出宫门“磨砺”——毕竟那群纨绔以她马首是瞻,谁谁惊马是被阿豹挠了马尻,谁谁被咬不在猎场而是在酒肆……这些小事是不会传到她爹她二叔案头的。
       可教养姑姑们愁得头发都快揪光了。学问不错骑射也好,虽纨绔也没大出格,若是皇孙自然是好的,可这位………几个主子都不管,再有几年就及笄了,这可怎么办哟。

3.

       近来朝堂上的气氛颇有些微妙,就连那群纨绔也似私下被耳提面命,见她愈加拘谨,更不敢顽笑。
       她却是嗤之以鼻:她爹什么都不用做平平稳稳就是皇帝,犯得着多此一举?更何况她二叔是那种心怀鬼胎觊觎皇位的人吗?除了四叔见不惯她黏着二叔,偶尔说几句酸话,她可真半点也没把那些暗地里的打量放在心上。
       阿豹长开了,任谁见了都得赞声“矫健”。只是母亲近来也愈发消瘦,想个什么法子逗她开心多进些饮食呢?
       这大概是十四岁的少女长歌唯一苦恼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生命确是黑暗,除非有盼望,而一切的盼望都是盲目,除非有知识,而一切的知识都是枉然,除非有工作,而一切的工作都是空虚,除非有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 纪伯伦《先知》

       我常常觉得讨厌自己,也常常觉得自己很差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很想摆脱这种感觉,希望自己特别开朗自信。表面上这样做,却变成敏感的刺猬,受到一点攻击就觉得难过,想跳起来扎人。所以我放弃了假装自信,坚持了变得开朗。所有讨厌自己的部分,都任由自己讨厌,不满意了,就想办法让自我提升。任何时候心里不舒服了,都坦然地看着它找出问题。不把它们当成自己的雷区,有时候也说出来自嘲。厌恶我的自己,会一直一直住在我心里,我企图消灭它时,它的负能量就会到别的地方去。我坐下来看着她,听她说话的时候,虽然很难过,但有时会发现,她有道理。我很想谢谢她,我知道,如果不是她,我也走不到这么远,来到这里。写完这段,我很开心。有些负面的东西写下来,就能变成正面的回忆。谢谢你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 寂地

       四谛,一为苦。生亦苦,死亦苦,所求不得是苦。不痴不迷,不执不愚。生亦何欢,死亦何忧。 

2016年12月-2017年1月

fgo · 冲田总司 · 临摹 · 2P

2016年5月

精灵宝可梦 · 临摹 · 7P

2016年4月

精灵宝可梦 · 临摹 · 4P

© 墨夕云|Powered by LOFTER